一个高二就建过博客的人最后一次建立博客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点 击 今 夜 九 零 后 关 注 我 们👆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在开始看今天的文章之前,我想先带你做一个残忍的假设:

 

你是一位农村单亲妈妈,多年来和女儿相依为命。

你爱她,甚至超过爱自己。

为了留下她,你和重男轻女的丈夫离婚;

为了送她留学,你卖掉房子掏空积蓄。

毫不夸张地说,她就是你的全世界。

 

她即将学成回国。

你计划好等她回来,就正式退休。

你盼着她第二天给你电话,

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她的死讯:

女儿为闺蜜挡住杀人犯,

结果反被闺蜜关在门外,全身被刺22刀。

身在异国他乡,死时无依无靠。

 

如果你是这位母亲,你会怎么做?

A 破口大骂

B 动手打人

C 血债血偿

 

在这个真实发生的故事里,江歌妈妈选择了D——

用最体面的方式,为爱女讨回公道。

 

但江秋莲再厉害,面对像刘鑫这样的人间蝗虫,最后也只能拱手认输。

在江歌去世后的这890天里,刘鑫以匪夷所思的不要脸,导演了一出大型魔幻闹剧。

她再一次用行动证实:

生而为人,究竟能有多恶毒。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2016年11月3日下午,江歌在日本惨遭杀害。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打懵了远在青岛的江秋莲。

 

她慌忙给江歌室友刘鑫发微信求证。

却没人搭理。

直到晚上,刘鑫才回了江秋莲一句:

阿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你。

 

第二天,江秋莲赶去日本,终于见到女儿。

接下来的画面,成为了她一生的噩梦。

江歌的嘴巴歪着,眼睛没有闭合,

漂亮的长发没有了,被剃光了头,

穿着医院的无纺布手术服,脖子、前胸上都是伤口。

 

江秋莲跪在地上哭喊,她紧锤胸口:

女儿被割了那么多刀,得多疼啊。

疼死妈妈了,哪怕留给我一个残疾的女儿呢,我来养她啊!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唯一的女儿没了,江秋莲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然而凶手还在逍遥法外,她告诉自己还不能死。

江秋莲以为,女儿最好的闺蜜会和自己统一战线。

齐心协力惩戒凶手,为江歌报仇。

但她错了。

 

11月6日,刘鑫突然给她发来微信:

“等事情解决了以后,我也不会再见你了。

再出这种新闻,我就停止协助警察。

 

也许从那一刻起,江秋莲就意识到了刘鑫有多自私。

替她挨刀的闺蜜尸骨未寒,闺蜜妈妈每天以泪洗面。

可她心里想的却是:

江歌只是没了一条命,我可是上了新闻啊。

好烦哦!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江秋莲一心想找出凶手,刘鑫一次次对她失约。

11月9日,江秋莲追问凶手姓名。

刘鑫避而不谈,说等江歌葬礼时再说吧。

当场告诉一位心如刀割的母亲,有那么难吗

 

11月11日,江歌葬礼。

刘鑫没有出现,同时在微信消失。

一个月后,江秋莲再次赴日处理案件。

刘鑫答应接机,再次失约。

数不清的失约,只说明了一件事:

 

打从一开始,她就没想配合。

 

在拿到部分案卷后,江秋莲对事情有了进一步了解。

丧女之痛锥心,她迫切要找到刘鑫,

想知道一向与人为善的女儿,为什么突然被杀害?!

可唯一知情人刘鑫,只给了她一个回应:

拉黑。

 

大家可能会问,刘鑫到底去哪了?

当时她已经回国工作,在一所日语学校教书。

也是,为江秋莲找出凶手,哪比得上我享受新生活重要呢。

 

无奈之下,作为农村妇女的江秋莲,只能求助网络。

后来,就有了大家都看到的那篇文章:

《泣血的呐喊:刘鑫,江歌的冤魂喊你出来作证!》。

 

那一天,距离江歌遇害,已经整整200天。

没人知道,这漫长的时间里,江秋莲一家人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白发人送黑发人

 

得益于强大的网络力量,消失的刘鑫终于出现。

她恼羞成怒,向江秋莲发出最后警告:

给你一天时间撤回信息!

你不撤回,我死了也不会去作证!

 

三天后,刘鑫父母终于第一次现身慰问。

慰问方式是,对江秋莲进行了长达9分钟的污秽辱骂。

 

在电话中,刘鑫妈妈称江秋莲是:

不识可怜的JB草的东西!

 

并对她大吼:

你女儿死,是因为她命短啊!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这就是刘鑫一家人的为人哲学:

你为我雪中送炭,我让你家破人亡。

你女儿死得活该,因为你们一家都是命短的东西。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江秋莲没想到:

在为女伸冤的路上,刘鑫竟成了她最大的难关。

 

且不论江歌是她救命恩人,帮恩人严惩凶手是本分。

单拿闺蜜这一个身份来说,她就不该对江歌妈妈如此狠厉。

但是刘鑫,毕竟不是什么正常人。

她的思考方式,是我们永远无法想象的。

 

坏人露出獠牙后,就别再期望她展现良心。

 

在江歌替她去死,陈世峰被判刑之后,

刘鑫的下一盘棋,就是彻底击垮江歌的妈妈。

她先是上传和江歌的合照,以及日常语音对话。

再配上文字:

致美少女战士三叔:最后的纪念!假装我们一起毕业啦。

 

刘鑫真的会怀念江歌吗?

当然不可能。

她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激怒江歌妈妈。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刘鑫目的达到了

 

随后,她告诉江秋莲:

江歌是同性恋。

“一年里,我无数次忍不住,想要公布我跟三叔的真正关系。”

“你知道你伤害的,是三叔的什么人吗?” 

“三叔跟我表白你看见了吗?”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说这些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答案只有一个:欺负死人不会说话。

 

如果江歌是同性恋,那她就是陈世峰的情敌。

把情杀当做凶杀案的理由,十分“合理”。

要是江秋莲再在气头上骂几句同性恋,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正好截图发出来,带偏节奏,模糊重点。

几个操作下来,马上就能让舆论反转。

 

可惜白的,永远不能被说成黑的。

世间自有公道在。

面对网友的质疑,王志安在微博发表声明:

江歌不是同性恋。

那些说江歌是同性恋的,可以去死了。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造谣江歌的刘鑫,才舍不得去死。

她要留着这条被她救下的命,去变本加厉伤害恩人的母亲。

 

2018年2月5日,刘鑫再次提刀上线。

在微博用户@冷眼萌叔的保护下,她决定“勇敢”回答网友提问。

并保证回答不做任何删减。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在所有人都在骂刘鑫“忘恩负义”时,

这个突然冒出来支持她的冷眼萌叔,到底是谁?

答案是,就是刘鑫自己。

 

在刘鑫的粉丝群里,冷眼萌叔为了展现自己和刘鑫多铁,爆出这张图。

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她一边披着@冷眼萌叔 的马甲,一边管江歌妈妈叫“碧莲”。

连江秋莲这个名字,也成了她攻击的靶子。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江歌妈妈再次以德报怨,表示谅解她。

没想到,这也成了她嘲讽的说辞。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前几天,刘鑫置顶了一条微博:

又是清明了,祝你在天堂一切都好。

一副岁月静好的表情,像是在悼念替她死去的江歌。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然而没几分钟,她转头又点赞了另一条微博。

内容是:阿姨,血馄饨好吃吗?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光点赞还不够,还要发私信羞辱。

她先是重复了那句话,阿姨,血馄饨好吃吗?

然后继续讽刺:

我看你热度也逐渐消退了,我上来帮一下你。

不然你做不出文章了,太可惜了。

 

一边假装悼念获得网友谅解,一边在背后往逝者妈妈伤口撒盐。

特意选在清明节这天,更是悲痛加倍。

刘鑫这两幅面孔,称得上无耻之尤。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刘鑫最狠的地方,在于她不给江秋莲丝毫喘息。

紧接着,她又在微博晒出聊天记录。

造谣江秋莲买热搜黑她。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但事实的真相是什么?

江歌妈妈在群里,请教网友怎么在网上买衣服。

大家问她需要帮忙吗?

江秋莲回答:我买上了。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刘鑫隐去其他信息,只留下“我买上了”四个字。

就像她在这890天里,无数次恶意虚构事实,玩弄网友那样。

以为这样就能瞒天过海。

但她却忘了,自己才是那个因为买水军上过热搜的人。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两年多以来,刘鑫对江歌妈妈的疯狂攻击,已经进化到了团队。

刘鑫小号冷眼萌叔认证的“福建津深文化”,只是一个空壳。

但是全国各地,却有十几个微博账号,认证成这个公司的员工。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水军头目@特别调查员,被刘鑫律师宗璐雇佣,专门欺凌江秋莲。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在这种下三滥手段下,越来越多网友被刘鑫蒙骗。

失去女儿的江歌妈妈,没想到还要承受更加痛苦的网暴。

烦不烦,整天拿女儿的死博眼球?!

你就是在借女儿捞钱,吃江歌的人血馒头,可耻!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江秋莲团伙实际是色厉内茬,外强中干。

让大家看到她脆弱的内心,她的人设就会自然坍塌!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刘鑫,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外有水军,内有公司。

江歌妈妈单枪匹马,怎么可能斗得过你?

 

那个曾经体面的母亲,终于被逼“疯”了。

曾经在《局面》的采访中,她努力保持得体。

甚至面对无数次伤害她的刘鑫,也是有礼有节。

如今,她却在微博一次次“胡言乱语”。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她是真的想要圈钱吗?

不是。

那只是被刘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后,绝望的气话。

 

有博主提出给江秋莲捐出打赏,她一个劲道谢,然后婉拒。

她不需要钱,也不要名利。

自始至终,这个可怜的母亲,要的不过是公道二字罢了。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善良的人,一口气说了四个谢谢

 

在刘鑫心里,有感到过一丁点愧疚吗?

我想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否则,她也不会把自己的简介,改成“留日学生刑事案当事人”。

她要依靠这个身份,继续做网红。

在吃够人血馒头之后,她还要把剩下的骨头嚼成渣。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江歌家里再无团圆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我知道,每个热点事件都会逐渐冷却,淡出大众视野。

这是事物发展规律。

但那些还活着的亲人,不仅心里留下了一道疤,

还要承受更残忍的次生伤害。

对于江歌妈妈来说,尤其如此。

 

为什么江歌案过去这么久了,我还要写这篇文章?

就是因为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这个恶人升天堂,好人下地狱的世道,我再也看不下去。

 

江秋莲曾经说,女儿是她生命的全部。

作为单亲母亲,村里人风言风语不断,她一直忍辱负重。

江歌曾经说过,以后有能力了,要带妈妈离开这个环境。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江歌即将回国,和妈妈、姥姥一起生活。

祖孙三代,其乐融融,她们一定会很幸福。

 

可惜没如果。

江歌遇害时,才24岁。

她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却被“闺蜜”的前男友残忍杀死。

 

在4月7日那天,江歌妈妈在微博文章里写道:

 201547日,我江歌漂洋过海到日本留学,到今天正好4年了。

如果没有你刘鑫和你的男人陈世峰,我的歌儿已经毕业一年。

凭我歌儿的勤奋,完全可以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

我也可以退休了。

2016113日凌晨,你刘鑫和你的男人陈世峰毁我爱女。

毁了我祖孙三代的生活。

我沉浸在悲痛中885天。

仇恨与寻求真相的决心,也在心底打磨了885天。

今天,201947日,我再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切割。

怎么切割?抱歉,我不告诉你。

你候着便是。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看到这段话时,我无比担心。

我不知道江歌妈妈接下来会做什么。

我只希望她不要寻短见,好好保重身体,认真生活下去。

别把世界拱手让给刘鑫之流。

 

我们谴责刘鑫们,亦不是逞一时口舌之快。

而是希望,这个社会再也别出现第二个刘鑫了。

自私自利,恩将仇报。

最终反而名利双收,过得比谁都精彩。

如果世界这样运转下去,我们身边将再无正义和公平可言。


参考文献:

[1]网曝刘鑫和水军因为分赃不均而翻脸!江歌案后续竟这么不堪… 

[2]“江歌案”被告陈世峰不再上诉

[3]江歌遇害后第 294 天,江母和刘鑫终于见面

[4]局面:王志安对江歌案专访

[5]江歌案判决书公布:被告怀着杀害刘鑫目的前往公寓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今夜九零后):“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赞(0) 打赏
转载需标明出处Lee's Blog » “网红”刘鑫:制作人血馒头的第890天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