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二就建过博客的人最后一次建立博客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作者|叶春池
编辑|李春晖
 
德云社的水逆,也是轮回式的。
 
2006年2月,相声界著名的“反三俗”运动爆发。以姜昆、刘兰芳为代表的数十名相声演员,展开了相声界的大讨论,提出要抵制相声中的庸俗、低俗、媚俗,矛头直指郭德纲。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这些反对言论被郭德纲拿来当了相声包袱,创作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我要反三俗》。“三俗”也超出相声专业圈范围,成为了至今被大众广泛沿用的调侃。
 
“反三俗”事件再次验证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旧势力团结一致的激烈反对,是新势力加冕的最后一步“反三俗”后德云社进一步巩固地位,开启了长达十多年的相声统治生涯。
 
2019年,在华山之巅稳坐已久的德云社,又一次遭遇了“反三俗”。只不过,这一次德云社不再是被同行攻击被群众同情的新锐,而是被拿放大镜观察并需要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巨头。
 
这次的目标,集中到了德云顶流张云雷的身上。
 
短短几个月,张云雷和杨九郎因为调侃地震灾民、京剧艺术家两次被官媒、党媒通报批评。12月3日,张云雷通过个人微博公开道歉。评论之中,支持者占了大多数。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这不奇怪。玩过微博的人都懂,粉丝控评嘛。
 
如果说当年的反三俗是前辈压制新人,不符合江湖道义,激起了普通观众的侠义心肠。那么这一次,则是流量和粉丝的“胜利”。
 
从“实绩”看,舆论风暴中的德云社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封箱演出的票仍然秒没;郭德纲微博发布专场已经开到了迪拜;少班主郭麒麟的《庆余年》连天挂在热搜;孟鹤堂、周九良封面的杂志卖到断货;即使是没了演出的张云雷,也有不少代言傍身,依然活跃在年底各大粉丝投票排行榜上。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现在的德云社已经越来越“去相声”化了。说相声的未必好好说,听相声的也未必好好听。
 
今年的钢丝节,除了岳云鹏,其他演员的相声几乎都说得稀碎。可这并不影响粉丝一边吐槽一边买票。今天的德云粉丝,更多是沉迷在演员的个人魅力里无法自拔。
 
在接受采访时,郭德纲自己也说,“如今的相声跟创作关系不大,它卖的是个人魅力”。
 
逐梦演艺圈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单一当相声演员已经满足不了德云社的年轻艺人,他们都在多栖发展。
 
郭麒麟一年只说四场相声,正发力影视;张云雷的微博认证加上了歌手;岳云鹏立志当影帝;烧饼在向时尚圈发展……
 
打开他们的微博超话,粉丝精修照片、私服街拍、上下班路透、精美手绘图一应俱全,时时刻刻有粉丝就他们的一张生图、一件新大褂吹上几百字的彩虹屁。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郭麒麟和岳云鹏在向影视圈发展。今年一部《庆余年》为少班主赚了不少热度,贺岁档的《宠爱》是全明星阵容,参演的话剧《牛天赐》更是正剧的代表;岳云鹏参与的作品虽然毁誉参半,但不得不说,国民度是他这一批相声演员里无人能及的。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明星化最成功的非张云雷莫属。上《国风美少年》《快乐大本营》这样的综艺已经是小场面,还拥有让不少明星都望尘莫及的带货能力。
 
代言稚优泉、百雀羚短短几天时间里,几款产品就有了10w+的月销量。一线杂志时尚芭莎,张云雷封面的电子刊销量也排在top4。前三名则分别是2018、2019年现象级的夏日限定CP肖战王一博,朱一龙白宇,和今年爆红的国民“现男友”李现。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张云雷出的两首单曲《毓贞》和《蓝色天空》也多次打破QQ音乐纪录,甚至超过易烊千玺、张艺兴等流量歌手登上过榜首。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除了张云雷,其他不少德云社演员也都在明星化,并展示出不俗的带货能力。
 
德云五队的演员张九龄、王九龙,烧饼、曹鹤阳就为北京三里屯一家叫做“华人青年”的服装潮牌店进行开幕站台。因为当天买满1500元就能邀请在座的五队成员签名,整间店铺被“德云女孩”抢购一空。在品牌的网店里,售价分别为399和799的两件联名款,也在上架两小时后卖出了12万件。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这样的频繁的副业让他们很难专注于相声创作。而稍有一点名气就迅速脱离小剧场,业务能力自然也难得到打磨。所以今年的钢丝节,德云社整体的业务能力都遭到了吐槽。
 
除此之外,明星化的德云社演员们也有了不少“艺人”的烦恼。私生活被频频爆出,牵扯出不少跟粉丝之间真真假假的黑料。被私生、被围堵,作为相声演员的他们,越来越像真“演员”了。
 
从衣食父母到亲妈粉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整天把“观众就是我的衣食父母”挂在嘴边的老郭可能不会想到,有一天相声剧场里坐着的都是年轻小姑娘。而她们不仅是演员们的衣食父母,甚至成了“亲妈”。
 
“他们拍了几本杂志,要是销量不好,以后还有人找他们拍吗?”粉丝们抱着这样的心理,不仅要买张云雷的《时尚芭莎》、孟鹤堂和周九良封面的《昕薇》,还得买他们的联名同款。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在粉丝群里,会有人实时报销量,还差多少就五万了,还差多少就十万了;充V+会员也有人在群里带节奏,说谁谁家人数都过万了,咱家还没过千,咱们角儿多抬不起头,公司得多不满意。
 
这是流量明星大粉催销量的黄金话术,漏洞百出却最蛊惑人心。作为“亲妈”的粉丝,自然要迎难而上。
 
张云雷的新EP《蓝色专辑》上线,销售额突破500万。乐坛业内对于张云雷的唱腔和新歌并没有很高评价,网友也发出不少嘲讽声,但这并不妨碍粉丝们去追捧、买单。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衣食父母们变成了粉丝原则模糊的“爱的供养”,相声现场自然也就变成了大型追星活动。
 
粉丝当然和传统的相声观众不同,他们不太在乎演员的相声是否包袱密集,节目是否推陈出新。他们更在意的是,今天的饭拍好不好看,能不能get同款。


 
听相声只是追星的一个手段,相声演员成为她们的爱豆、老公和儿子。而粉丝们不仅供养爱豆,还在塑造他们。
 
早先如果演员在台上忘词、说错话、嗓子劈了,都会引来观众的不满。但现在粉丝觉得这是我儿子、男朋友、爸爸,说错就说错了呗,甚至觉得演员在台上不好意思的样子非常戳中萌点。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为此,还有不少粉丝在现场逗乐演员,像张云雷、秦霄贤都被逗笑过。但这样过度善意的应援,会打乱整个节目和包袱的节奏,并不利于演员的成长。
 
也正是因为粉丝的放纵,之前德云社的孙九香才敢明目张胆的“怼观众”,倒应了曲艺界的四字箴言“戏比天大”。可是,但凡有一位观众出戏、冷场、觉得无聊,都是相声的最大忌讳。更别提,直接和观众“硬刚”了。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然而,怼的是观众,宠的却是粉丝怼完之后粉丝一句“九香好帅”,也算是皆大欢喜?
 
相声复兴还是行业怪状?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2006年,处于风暴中的郭德纲创作了著名的《我要反三俗》,看似自嘲,实则嘲弄了对手。这与讽刺“歌颂型相声”的《论相声五十年之现状》,揶揄春晚的《我要上春晚》一道,被视为相声“江湖与庙堂之争”的标志性事件。由此,郭德纲愈发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草根代言人。
 
郭德纲对相声界最大的贡献有二:第一,他让相声这个行当重新走进了大众视野;第二,为相声演员们展示了另一种可能性:原来路可以这么宽。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德云社确实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流量之路。在德云社舞台变身“德云101”后,老郭也感受到了偶像经济的诱惑,于是他也决定走上一条“男团”之路。腾讯视频推出德云社团综《德云供笑社》,连背景墙上的广告都是“新的流量继承者is coming”。
 
可路太宽了,问题也就来了。没有人规定相声演员就只能说相声,不能拍电影,不能唱歌。作为创新者,郭德纲和德云社没有问题。可这一切都要在相声的业务能力的基础之上,如果连根本都做不好,就本末倒置了。


 
可惜的是,演员们一边享受粉丝的拥护,一边忘了对业务能力的追求。名角儿本该用专业态度回馈每一位买了票的“衣食父母”,很多人却忘了这回事。
 
其实硬糖君一直没闹明白,若没了相声,相声演员们的歌喉、颜值放在娱乐圈真的能打吗?只能说各有一好吧!


是在大众层面继续说好相声,还是牢抓商业价值更大的粉丝,在德云社大众风评有所动摇的今天,更值得深思。硬糖君只提一个醒:《小时代》电影被舆论批评时哭着喊着拥护郭敬明的粉丝,如今又跑到哪去了呢?

▶ 阅读往期热文

俄罗斯人不爱熊,阿拉伯人迷打仗,游戏出海图鉴

我们一年看了50+部剧,看到了2019这些剧集新风向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虎嗅   |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 趣头条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赞(0) 打赏
转载需标明出处Lee's Blog » 不说相声的德云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