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二就建过博客的人最后一次建立博客

2020-2-6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

2020年2月6日晚9点30分,李文亮医生去世。

据李文亮回忆,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多,他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班级群里发布消息说“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李文亮也由此成为最早向外界发出防护预警的人之一。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李文亮还在群里发出了一份写有“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 SARS冠状病毒阳性”的临床病原体筛查结果和患者胸部CT。一个小时后,他在群里补充称:“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同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印发的《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开始流传,肺炎疫情首次进入公众视野。该通知特别强调“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

在向同学发出善意的防护提醒后,李文亮的工作、生活一切如常。身为眼科医生的他,在接诊、治疗一位82岁的急性闭角型青光眼患者过程中,因大意没有做防护而暴露在了病毒之下。

当时,满媒体发布的对于最早传播所谓“谣言”的8位造谣者,首当其冲就是这位医生。或许,正是因为他的医生身份,才让他免于拘留。

2月1日,他发微博称终于被确诊为“新冠状病毒”。

2月6日,媒体报道,称其在21:30分离世。引起舆论的轩然大波,并且又有声音称其正在抢救。最后公布死亡时间不是21:30。境外有报道称抢救是在抢救一具尸体。


早上各大媒体的相关报道都已发布完毕,其中不乏有详细前因后果的文章。截止中午我在搜索时,不少都已经404了。就在我认为没有一家媒体应该报道此事的同时,全部404了,一个月前,这些媒体也曾大肆报道8名造谣者的新闻,如今哪里来的良心,还能写出李文亮去世的文章。


中午一则新闻,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武汉调查李文亮一事。不知道此举的意义在何处,安抚舆论?还是真正的调查,调查组的权限如何?调查什么?调查他的死因?这不用查,调查背后的原因?是谁不让他说?还是是谁做决定抓的人?还是是谁拍板弱化疫情的能力与真实情况?往上追溯能追溯到哪里?武汉市长清楚的说他上报了,但是予以的结果就是先在这个样子。还是追责整个运作多年的审查管控机制?与此同时有改变么?就在此刻针对这些新闻的审查丝毫没有放松,对于境外网站管控力度仍然不断加大。一切都没有改变,整体的舆论也知道,什么都不会改变。那如此这样的调查有什么意义,又做给谁看?

迎来新时代已经多年,2020年也要实现小康,打老虎打下不少的老虎,可换上来的又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有没有贪腐?没人知道,但在发布会上一个口罩产能修改两次是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新又新在了哪里?

我发在朋友圈的斯诺登新书《永久记录》有多少人下了要看?发在微博的《一块红布》又有多少人听了。我连身边的这些人都改变不了,我都没有能力,没有勇气在这样的平台上与他们讨论,又怎么能改变更多的人?大家不过都只能是一声叹息。

经过这些事,这些小年轻,曾经辱骂香港“废青”的人键盘侠们,是否能够理解为何港人会有这么大反映了吗?一年前曾经嘲笑美国机构针对各国人权情况发布的排行榜的评论家们,经过湖北省中不断爆发的事件,或者身在疫区中的湖北人们,体会到什么叫“人权”了吗?体会到他排名垫底的原因了吗?

转载需标明出处Lee's Blog » 2020-2-6 “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去世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