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二就建过博客的人最后一次建立博客

2020-2-24 医生上报医院装修污染被训诫

参考自呦呦鹿鸣公众号文章:文章,录音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CIDRKW5FZldM3t8kfRBrw

2020年2月23日,微信公众号:呦呦鹿鸣收到 广东省泗安医院工作七年的女医生林悦芹医生的故事

我们医院新装修了诊室,全木板墙体,全木沙发,装修华丽,但是味道很大。2019年12月19日,通知我到新的中医科出诊,第一个上午,眼睛刺辣辣的,而鼻子一直处于麻痹状态,想集中精力看病,又开始有点头晕胸闷。有位妇女带着个瘦弱的小女孩,来看特应性皮炎。才坐下没多久,就看到小妹妹又挠了几下身上,偷偷跟妈妈说一句:妈妈,这里好臭……我们什么时候走?也是,特应性皮炎的小孩本来就容易过敏,一边忍着身上的难受,一边还被装修空气熏,我的内心恻隐了:“唉,小妹妹,我内心何尝不是跟你一样在煎熬着。忍着流眼泪,赶紧看完让小妹妹回家。”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萌发了一个念头,要不借原先的办公室一用?晚上回去,开始头疼恶心的慌,越头疼越想,越想越头痛。第二天待了一上午,又是头晕发作,浑身难受。好多病人一进诊室就捂着鼻子发问,你这里新装修的么?怎么味道这么刺鼻的。这下我内心开始害怕了,毕竟家中还有老母亲要我养,自己也在备孕,不想生个畸形儿,也不想得白血病,更也不想我妈老无所依。在哪里干活不是干活了呢?这么一想,就跑回去原诊室了。

谁知道,门诊领导和医务科科长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下去出诊,说你这是心病,哪有那么快就中毒的?赶紧回去楼下待着,你这就是鼻炎发作了,过敏了,没事出去透透气,习惯了就好了。

院长得知我不肯在新科室待着,还竟敢公然说新科室甲醛超标。雷霆震怒,打电话骂了所有人,听大科室主任郁闷地说,他也被骂了两个钟。同时发话,你必须下去,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你不去那就辞退。

到12月27日,又回到新的诊室。后来被约谈,但我没想到,最后领导处理的结果,就是处理我,而不是治理甲醛。

12月28日,医院方组织了检测,但医生发现这家检测公司是打开门窗检测,并没有按照规则密闭检测,“我一问,他们还没有资质,让我很疑惑”。次日,医生自己找一家有CMA资质的检测公司上门检测,结果,诊室一,二,大厅,都严重超标。于是再向领导反映,又一天,医院再组织了第二家公司上门检测。

1月7日,医生被人事告知:年终考核被评定为“基本合格”。这是全院单独一档的评级。“这是一个严重的处分,不仅扣掉全部绩效和年终奖,当年不算工龄,明年没资格评聘(刚好要评聘中级),明年再来一个‘基本合格’就是可以辞退回家了。而且会写到档案里去,终身污点。”(这位医生是事业单位编制,因此,辞退有严格规程。)

根据前面对话内容,“基本合格”的原因是缺勤旷工,即12月20日之后有5天没有到1楼中医科门诊。我查阅了医生工作日志,这些“旷工”时间内,这位医生每天都看了不少病人(系统记录了病人名录和问诊时间),这证实了她继续在二楼原诊室上班。

但她仍给院长发了道歉短信,表示经过反省,恳请院长给自己一个自身检讨的机会,“吸取教训,认真整改,以后遵守纪律,服从安排,做好本职工作”。

此后医生再次找到院长谈话,被院长辱骂,殴打。截止至现在,该院长已被免职,并对该案展开调查。

但该院长在医院就任外,还管理麻风病康复中心。在他上任以后,义务工作的员工纷纷辞职,为病人开展的多个活动也停办,要求病人重新签署协议,补缴款项,阻止外来爱心人士进入。2018年3月康复村老人向广东省提交的联名举报信:“香港有一些爱心人士过去十几年经常来看我们,现在如果他们要来,需要提前一个月申请,要求很严,韩国也有一些爱心人士每年都会来给我们聚餐,可是去年年尾就没有被批准。我们过去就是被封闭隔离造成了几十年受歧视,好不容易到了今天。我们不想再回到过去,我们希望上级领导给我们换一个有爱心的院长,就像过去的院长那样对我们好。过去每年的麻风节都有省上领导和卫生厅领导来看我们,可是今年的麻风节却一个领导都没有,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希望你们能来泗安医院调查情况,因为这个院长很厉害,我们都怕他。希望你们来调查的时候不要让医院的人陪着。”

以下是时间线:

2019年12月19日,泗安医院通知医生到新诊室出诊,林悦芹医生被派往一楼中医科,感觉眼睛刺辣、鼻子麻痹、头晕胸闷,就诊病人也有瘙痒表现,遂怀疑装修污染。

12月20日下午,林悦芹医生向上级汇报装修污染,并回到原二楼诊室工作。院长得知,暴怒。

12月27日,林悦芹又到一楼出诊。

12月28日,医院请了一家公司来检测空气,医生发现开放检测而不是密闭检测,而且公司还没有资质。

12月29日,林悦芹自己请了一家有CMA资质的检测公司上门检测诊室空气,并将初步检测严重超标的结果向领导汇报。

12月30日,医院邀请新的一家检测公司上门检测;林医生购买了各种除甲醛装备自救。

2020年1月6日,人事科通知林医生:年终考核被评定为“基本合格”,原因是缺勤旷工,即12月20日之后有5天没有到1楼中医科门诊。这是全院单独一档的评级。“扣掉全部绩效和年终奖,当年不算工龄,明年没资格评聘(刚好要评聘中级),再来一个‘基本合格’就可以辞退回家了。而且会写入档案,终身污点。”

林悦芹随即写了一份《个人检讨书》,表示“以后遵守纪律,服从安排”。随后提交了《申述书》,表示自己全年全勤,门诊量、业务收入增加50%,从不收红包,并接受院长当面批评。

1月10日,泗安医院做出《复核意见书》,维持原判。

1月19日,林悦芹第二次与陈君辉在办公室谈话,陈院长暴怒,并打到林医生脸上。

此后,林医生在微博发布求助信息,微博、豆瓣均被封号、禁言。

2月20日,呦呦鹿鸣后台接到读者的投诉资料,随后,我找到了林悦芹医生本人,了解详细情况。

2月22日,我将整理后的多个音频资料交由临时助手,剔除违规、敏感信息,制作成字幕视频。

2月22日22:43,泗安医院官网发布《避谣声明》(应为“辟谣”,他们写错了),指责“造谣者”,将林悦芹医生名字公之于众,指责林“有预谋的制造了被院长打了一巴掌的录音现场”。该院中层干部集体转发这条声明,但没有人通知林悦芹。第一个通知林悦芹的人反而是我。当晚,因院领导反向警方举报林医生打了他,同时还涉嫌“滋事造谣”,林悦芹及亲友被传至当地派出所接受调查。

2月23日16:45,呦呦鹿鸣发布第一篇《谣影重重》,详细披露事件经过,以及音频、视频,提出“社会病了,拿什么当药?”“让人讲真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讲真话,天就迟早要塌下来。”“社会医生工作到位了,身体医生的工作就少了。如果人人都坐等局面走向不可收拾,那就真的会不可收拾。”

一个小时之内,文章被禁止转发,呦呦鹿鸣接到平台处理通知。有读者试图在知乎发布相关答问内容,亦被迅速删除。

当晚,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对此高度重视,召开党组会议专题研究。

2月24日0:00,呦呦鹿鸣发布《院长,不得理处且饶人一步》,强调“回归常识,说人话,办人事”,“解决问题,而不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本文亦被禁止分享,呦呦鹿鸣接到第二次平台处理通知。

2月24日13:14,广东省卫健委官网发表消息:《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党组高度重视迅速启动对省泗安医院院长的调查处理》:决定对该院长免职处理并由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全面调查。


从上述时间线可以看出呦呦鹿鸣这几天所发文章均被关照,只有今天,人民日报发文了,院长被处理了,文章才可以正常分享,此前医生本人通过豆瓣,微博等手段想要获取关注,均以失败告终。由此可见个人发声困难,而能够流出来的声音,我总感觉有种钦定的感觉,就像是被批准发出来的声音。那么这其中,应该夹杂着一些秘密。很多事情只有捂不住了,才拿到台面上被动解决。一个装修造成的污染,本身他就是有问题的,一家医院重要的是医疗器械,而不是外观富丽堂皇,而这背后却用的是有毒的材料,材料有毒势必成本低,那其中是不是有回扣,贪腐问题?简单的事情想要解决却不简单,这可能也是一大特色吧。

前天刚看完秋菊大官司,一件小事,被执着的人放大。如果电影反应的是上世纪本身的面貌,那么那个时候的环境比现在要好,村里人可以一路进到市里告状,并且公职人员都把这件小事立案处理,不说结果,这种态度,放在现在都少有。小事不想管,大事儿404,病毒可能会被战胜,但根基牢固不会动。不知道未来还会出现多少个“李文亮”。

转载需标明出处Lee's Blog » 2020-2-24 医生上报医院装修污染被训诫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