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二就建过博客的人最后一次建立博客

肖战粉与AO3

今日,肖战粉举报AO3网站导致其被防火墙拦截的事情似乎不是很好过去。舆论持续发酵。看到微博博主“ieaber”的一段话,至我看到的时候还未和谐。她说的很多内容跟我想法类似,尤其是,故宫大G开进去不是很正常,以及这个外网网站咋刚被墙。

认真反思,这件事要持续多久,什么煽动了我,怎么从亚文化圈VS(滥用举报的那部分)粉圈,变成了创作圈VS资本?

09年油管没了,推没了,当时还年轻的我们在邓文迪的海报宣传贴进学校时注册了自己的facebook,刚兴奋地给世界发了一个Hi,脸书没了。这些年一路失去,失去到已经麻木,甚至到18年reddit没了,我第一反应:原来不搭梯子可以上reddit啊。

别说搭梯不难,梯不稳定,要花钱,且有法律风险(毕竟达摩克里斯之剑,谁知道什么时候掉下来),逐渐简体中文居民退出了外面的世界——没氛围,没圈子。收缩有多烦人呢?小圈内招实习生,心照不宣淘汰用百度做搜索的,用百度还做个几把的信息整理?你以为是百度坏,资本坏,逐渐你就发现简中世界没有好好说话的地方了,都不能说了还搜个鸡儿啊,你就成了新语的难民。

百度一开始就是这样的百度吗?请回溯百度称霸搜索引擎之路。

我又开始围着大象打太极了。就跟老有人问傻问题一样,“为什么现在的明星遇到这次疫情就没声儿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为什么没有责任感。” 粉丝盈盈粉泪,“我哥也想表态的,但是处处高压不让他说。”

我很想跟外宾说,别演了,要是你哥一开始就很有表达欲,他根本得不到这个流量。大方承认游戏规则吧,吸奶头也不可耻。

今年以来一系列事情,都隐隐指向一团不可说。从大奔女开始,忽然有一种久违的“我靠大家开始凝视特权了”的感觉。自从公知16年绝迹江湖,好久没人凝视过特权了,作为在京生活多年的狗,我内心卧槽,这不是很常见吗?大奔女开车进故宫,just like everyday life in Beijing. 舆论强烈到这个地步,北漂狗群里都纳闷了,“原来大家还介意这个?” 然后就疫情了,裂缝很多,但2.3号之后陆续被补严实了,辛苦了日日加班的wang信office,都确诊这么多例,工伤。除了wh依然水深火热,生活复原。谁不怕创伤呢?bigbrother安抚了你的恐慌。但我们确实见到了裂缝,所有人隔靴搔痒不能提的,就是大象。

然后肖战粉丝举报AO3,突然炸了。

AO3被墙激发的这种愤怒,是多层次的。不是因为AO3就比其他被墙的网站更重要,而是真的已经退无可退了。咋退啊,这都能接受,真/理部备选干部吗,基层考察几年能转正的那种?

本来这事是举报滥用积累出来的仇恨,加上粉圈撕逼,但官媒兜兜转转打太极,一脸清纯,居然跟大家讲起了理性追星。这话骗骗肖战粉群里的小姑娘算了。什么是举报,什么鼓励了滥用举报,什么是墙,什么是创作自由?什么弄死了创作自由。

民不能说,因为弱。但【】呢?一口老血含在喉咙里,内伤。资本来了,鹅厂太子,新丽的巨额对赌,和消耗品肖战。我说这话没有恶意,此事之前我对肖战路人得对面不识,甚至夸过他好看。流量最好的变现周期就这么一两年,在最当红时遭遇黑天鹅,新丽不会甘心。为了炸耗材的剩余价值,撑过对赌期,减小损失,资本利用大家不能说起大象,借着灯下黑拉着整个创作圈下水——同人的法律争议,举报的正义性,净网时期的网暴代价。

我有种预感,这事儿不能算完,不能让大家最后认了举报没错,创作有罪,资本无所不能;紧箍咒再次收紧,你的声音更没人听见。无非是一次性耗材最后带走了怨念,资本还是视你为无物。

肖战无辜吗?还行吧,对等的,推到面上的符号,挣够了,作为符号退场,也是一种完整。这个类型的正主,纵容了这样的粉圈,出事不意外,出这么大的事是他运气不好。

我不想做简中世界的新语难民,我想要自由自在创作,交流,我认为因言获罪是可耻的。为什么我还在重复这么基本的东西。我至今也对肖战无爱无恨,但不买他代言是持续的。牵来大象踩坏栖息地的人,下场洗地、拿国情践踏我“本来就不合法”的资本,我不原谅。

转载需标明出处Lee's Blog » 肖战粉与AO3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d 博主赞过: